凡是做了二十年以上的民营企业,因为道路太平

作者:汽车咨询

通过对近十几年来国内媒体的数百例相关报道的梳理,特别是对其中涉及民营企业的案例进行了研究,发现了一些具有共性的东西,导致中国民营企业落败或死亡的原因主要有10个方面。有些是原生性的,一直就与中国民营企业的成长历史相生相伴,至今仍然在严重腐蚀着中国民营企业的肌体,有些却是新生的,是近几年才出现的,尤其值得中国的民营企业家们警惕。

图片 1

大败局Ⅰ 2016-08-31 ,最大的特征是总裁说得多,但没有指导具体怎么做。只有理论而没有具体实施的方法,造成了理论看不懂、具体方法又没有,讲一次浪费一次的局面,经常出现新的理念,而且无连贯性。总裁自己也没有找到一个连贯的理念,导致企业长时间没有一个连贯的经营思想。 2016-08-31 第十种死法是因得罪了某一官员 2016-08-31 第三,“巨人”的决策机制难以适应企业的发展 2016-08-31 第七种死法是被骗。“有时候 2016-08-31 第一种死法是不正当竞争。“竞争对手如想整你,你在明处,他在暗处,很容易整死一家企业。 2016-08-31 4、没有一个长远的人才战略。 2016-08-31 20、 国际贸易的理想化。我们 2016-08-31 第九种是黑社会的敲诈。“企业 2016-08-31 第二,盲目追求多元化经营 2016-08-31 史玉柱论民营企业的“13种死法” 2016-08-31 :错误和挫折教训了我们,使我们比较地聪明起来,我们的事情就办得好一些。 2016-08-31 第十一种死法是“得罪了某一刁民也有可能把企业搞死 2016-08-31 三、 普遍缺乏系统的职业精神 深圳万科董事长王石曾经概括过包括他自己企业在内的新兴民营企业的七大特征:一是企业的初期规模很小;二是短期内急速膨胀;三是创业资金很少或没有;四是毛利率较高,总是找一个利润空间较大的行业钻进去;五是初期的发展战略不清晰;六是创业者没有受过现代企业管理的训练;七是企业家的权威作用毋庸置疑。 2016-08-31 11、 管理规章不实不细。 2016-08-31 市场份额。在近6年的决策中,过分强调市场 2016-08-31 第三种死法是媒体的围剿 2016-08-31 19、地毯式轰炸的无效广告。 2016-08-31 13、 忽视现代化管理。1993年,国家某部门两次登 2016-08-31 3、 决策的急躁化。市场经济只有开始没有终止,凡是商人必须以平静的心态参与无休止的市场竞争。在近6年的企业发展中,尤其是在企业发展的关键时期,总裁经常处于一种急躁、惊恐和不平衡的心态当中,导致全体干部也处在一种惊弓之鸟般的心态当中。在这种 2016-08-31 2、决策的模糊性。不熟不做是商业法则之一,但有一段时期,总裁过于强调产业多元化,涉足了许多不熟悉的领域;同时,有许多事情也是总裁不熟悉的,又没有熟悉这方面的人才来实施,所以盲目决策和模糊决策时有发生。凭着“大概”、“估计”、“大致”、“好像”等非理性判断,进行决策。 2016-08-31 第六种死法是法律制度上的弹性。 2016-08-31 16、市场开拓的同一模式 2016-08-31 手中 2016-08-31 属企业搞资本经营,具体内容则是把企业搞“上市”。而这种做法在一段时间内可以说是不约而同的。于是,千军万马跑北京,万众一心奔上市;于是,“包装”也好,“运作”也好,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最后也的确推动了为数不少的企业(其中不乏“垃圾企业”)上了市。把资本经营等同某种操作内容,不仅会脱离客观要求人为造就某种热潮,从而带来经济上的损害,而且会造成许多非经济的不良行为的产生。 4、“高级论”。这一点把资本经营置于其他 2016-08-31 如果我们要判断一家企业是否是一个稳定和成熟的企业,首先要观察的是,它在过去的两到三次经济危机、行业危机中的表现如何,它是怎样渡过成长期中必定会遭遇到的陷阱和危机的。 2016-08-31 吴敬琏先生在论及“新经济”时曾经表达过一个很新颖的观点。他说,新经济并不仅仅是指网络公司或所谓的“高科技企业”,相反它指的是所有拥有新观念和新的技术手段并将之快速地转化成生产力的企业群体,在这个意义上,不论是土豆片还是硅芯片,只要能赚钱都是好片 2016-08-31 第五种死法是主管部门把企业搞死。“产品做大了, 2016-08-31 18、没有全面的市场推进节奏。 2016-08-31 的良方,不仅可以无本套利,还可以扩大生产规模、改善产品与产业结构,不断可以盘活资产,还可以革新体制,等等;有的还认为,资本经营是严重亏损企业扭亏增盈的有效途径。把资本经营的功能神化,不仅会导致忽视其他有效的经营方式的运用,还会使操作者陷入“南辕北辙”的困境。 2016-08-31 比如说他在产品中投毒”。 第十二种死法是遭遇造假。“假货越多, 2016-08-31 第二种死法是碰到恶意的“消费者”。史玉柱说他们 2016-08-31 8、企业发展缺乏远见。在企业经营过程中,我们犯了没有长远发展规划、没有及时改善企业运行架构的错误。 2016-08-31 份额和市场销量,导致了 2016-08-31 6、单一的人才结构。 2016-08-31 的权力给企业发展制造障碍。 2016-08-31 第十三种死法是企业家的自身 2016-08-31 12、对国家经济政策反应迟缓。 2016-08-31 17、 虚订的 2016-08-31 究其根源,如果对全局发展经常思考和随时准备,特别是对即将出现的情况有一个成熟的准备,那么决策时就会临危不乱。有备之则平静,有预见则不紧张。 2016-08-31 15、 资金撒胡椒面。飞龙集团长时间处在资金分散使用的状态,不能够有计划、有规模地集中使用资金。资金分散使用,造成了严重浪费,导致资金严重短缺。管住管好资金,是企业发展至关重要的原则。 2016-08-31 1、 决策的浪漫化。 2016-08-31 自上而下的心态中,片面决策有之,错误决策有之,危险决策有之。 2016-08-31 10、 企业 2016-08-31 14、利益机制不均衡。 2016-08-31 1、“万能论”。这种观点把资本经营看做是包治百病 2016-08-31 第一,盲目追求发展速度。 2016-08-31 理念无连贯性。翻开飞龙集团近3年来的文件 2016-08-31 “包容论”。这种观点实际上是把资本经营当作一个筐,什么都往里放。明明是任何经济条件下都存在的经营内容,偏偏要往资本经营上扯;明明是以产品为作用对象的操作?熏一定要冠上资本运作的名称。似乎联上了资本经营?熏就显示出操作者的能力、技巧水平的高超。造成这种认识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由把资本经营看作高于其他经营形式的观念引发的虚荣心所致。 3、 “上市、并购论”。一些地方和部门大力号召所 2016-08-31 安全问题。史玉柱说他自己已收到过不少的恐吓电话,而这样的电话在他一无所有的时候,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2016-08-31 5、才机制没有市场化。 2016-08-31 曾碰到湖北有个人,身体某个地方骨质增生就埋怨厂家的产品有问题。 2016-08-31 9、企业创新不力 2016-08-31 7、营销中心一度陷入混乱。 2016-08-31 第四种死法是对产品的不客观报道

中国民营企业第一死:死于顺

凡是做了二十年以上的民营企业,他们现在的心理状态除了有丰富的联想情感以外,更重要的是一颗破碎的心。这二十多年来,这些民营企业大部分是家破人未亡、妻离子不散、苦大没有仇。

开过车的人都知道,越是平坦宽阔的大道,开车时越容易出问题。因为道路太平坦,视野太开阔,人的精神就容易麻痹。所以,有经验的设计师在设计高速公路时,都会故意裁直取曲,故意设计一些弯道。做人也是这样。一个人如果人生太顺利了,便难免自以为是,目空一切,而如果这个人又恰巧是一个企业家,那麻烦了,他的企业离“出事”不远。

经过了二十多年的折腾,他们现在的心理状态就是:不能相信什么,也不能信任什么;不能不相信未来、也不能不相信历史,基本上属于非常矛盾的混合体。对于所有的过往留下的记忆,其实美好的也不是很多;对于未来,他们仍然有憧憬,但是已经打了折扣。

老话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我们从不少民营企业家的失利中都能看到“顺境”下的阴影。史玉柱是这样,怀汉新也是这样;吴炳新是这样,胡志标也是这样。当年李嘉琛做华豫,做一个项目成一个项目。做一个木纹加工器技术,赚了18万元;做一个人造大理石技术,赚了600万元;做一个合成燃料技术,3个月仅招待各地的取经者门票就收了300万元,转让费又收了2000万元。于是李嘉琛认为自己无所不能了,企业不但要搞发明,还要搞房地产,还要进军医药行业。于是,一个房地产赔了几百万元,一个“鞋足香”又赔了几千万元。企业几年的积蓄,在随后的一两年里败了个一干二净。李嘉琛想不明白呀,自己这么聪明的人,几乎是干什么成什么的人,怎么就做不了房地产,做不了医药业呢!最后竟逼得自己非得卖掉企业,非得再赔上自己的全部积蓄,去还银行的贷款。后来李嘉琛到北大去读书,再后来李嘉琛终于想明白了,心境也平顺了。《科学投资》认为,企业、企业家境遇过“顺”是祸不是福,过“顺”是中国民营企业的第一大敌,也是中国民营企业家的第一大敌。

他们最羡慕的就是教父柳传志的故事。那是一个完美的故事:从体制内出来做生意,赤手空拳创业,四十多岁开始创业到企业做到全球最领先,然后最后控股公司上市;家庭和睦、子女也很有出息,在商业的江湖上开始搅动起另外一片天空;人生很完美、朋友非常多,没有敌人。我发自内心地说,我认识他二十多年,他的结局算是非常完美的。

中国民营企业第二死:死于情

那个年代的民营企业都在想着怎么有个好的结局。就像习总前两天说的“靡不有初,鲜克有终”:一件事开始很容易,有好的结局不容易。你看在商业上,辜振甫一生追求一件事,就是下台的时候转身要优雅,可惜最后也没能如愿。所以对老民营企业家来说,最后的考验是收场,而不是开场。大家看媒体上的相关新闻,要么就是卖了,要么就是转型,要么就是退休,要么就是收购,总之都是和退场有关系。

人是讲感情的,这感情无论是父子之情、母子之情、兄弟之情、兄妹之情、夫妻之情、朋友之情……无论哪一种感情都弥足珍贵。当你创业的时候,当你做企业的时候,往往都需要这些感情联结起来的亲情、友情的帮助。但是处理不好,这些亲情、友情也会成为你做企业的累赘。“世界上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这句话说起来冷酷,但是在大多数时候却是真理。做企业的人,应该时刻铭记在心。

那么退场以后做什么?每个人就开始规划如何为自己活,因为在做企业的时候,他们都是在为股东、为社会、为员工,常常很被动。我不知道大家有没看过一个广告,说“老板不哭”。李总理也很同情老板,他说,当你们在领工资的时候,你们的老板可能正含着泪在贷款协议上签字,借钱发工资。

中国民营企业第三死:死于企业政治化

所以王石总说要“换个活法”。“换个活法”的意思是怎么让你的人生更丰满,开拓你人生新的事业天地。王石他们的想法是70岁以后去阿拉善的沙漠上驻地。这就是换一种活法,与钱无关,只关乎自己的梦想和情怀、自己的身体健康。

中国是一个讲政治的国度,但是我们这里所讲的政治,不是通行概念上的政治,不是主义。所谓的企业政治化,是一个企业承载政治的意义,承载官员的政治前途,经常的结果就是这个企业的快速死亡。当官首先要有政绩。最容易出政绩,让人看见政绩的地方在哪儿?修路、盖楼。所以,伴随着官员的政绩提升和官位升迁,在这两个地方栽跟头的企业最多。

今天我们要缅怀那些三十年来为民营事业的发展牺牲的朋友。民营企业有很多“两院院士”,一进法院、二进医院。

因为官员的好大喜功而导致企业的败落,这样的事太多了。还有一些企业家投机取巧,一心想沾“政治”的光,上赶着给人家送“政绩”,最后把自己弄得身败名裂。企业就是企业,企业家的天命就是赢利,而不是搞“政治”。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我们时常想起他们为什么会牺牲,除了他们自己不注意身体,更多的是因为其他的社会原因、制度原因、体制原因。

中国民营企业第四死:死于心理失衡

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呢?他们本来也该坐在车里,但是却只能在“彼岸”休息。我们对这些民营企业除了缅怀,还要反思一下他们的死因。因此我们总结出他们的死因,大体上属于三种:

做企业的人要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因为思想决定行动。心态不对,行动就容易错误,最后毁人毁己。但是企业家要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不容易,尤其是涉及利益格局和利益分配的时候。

1

中国民营企业第五死:死于冒进

死法一:政商关系

史玉柱后来总结自己的经验时说,自己最大的失误,就在于不懂财务,失去了对风险的控制。吴炳新曾对史玉柱说:天底下黄金铺地,哪个人能够全得?一个人要学会控制自己的贪念。企业家的冒进,可能并非全部出于贪念,但风险控制,尤其是财务上的风险控制,应该是一个企业家的基本功。企业因为冒进而死,往往都死在企业最为辉煌的时候,所以尤其令人可惜。

由此造成的死亡率是第一位的,特别是那些规模大、影响力比较大的企业。当年关于马云创办的湖畔大学到底上什么课,他本人提了一个建议,大家都很赞成,就是研究民营企业的死亡。把死亡研究清楚了,剩下的都是光辉的前程。而其中被研究最多的就是政商关系。做企业的首先把政商关系这种死亡陷阱避开了,就至少能多活五年。

中国民营企业第六死:死于不守游戏规则

政商关系导致的死亡率为什么这么高呢?因为我们现在正处于社会转型的时代,市场经济正在由一个野蛮生长的状态进入到一个法制秩序的状态。在这个过程中,磕磕碰碰在所难免,能够做到善终的、毫发无损的人太少了。

市场经济说白了是信用经济,大家都要遵守游戏规则,在游戏规则内行事。中国的市场经济还只是发展中的市场经济,在这样一个转型时期,讲信用,遵守游戏规则就显得尤为重要。一些企业家将游戏规则视为儿戏,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自己爱怎么做就怎么做,只图自己一时快意,全然不顾他人感受,最终招致市场的报复,自食其果。

比如说任志强,曾经因为投机倒把罪被关了一年,因为当时只要你卖的东西不是自己生产的,从甲地卖到乙地还加价的,就都是投机倒把。今天大家无法理解,因为这些现象太多了,可当时这会被定罪,这就叫“制度性摩擦”。后来法律变了,他就出来了。

中国民营企业第七死:死于掮客

当时民营企业的制度上有很多“口袋罪”,像抽逃资本、非法经营、集资等等,所以三十年来民营企业的死亡最多的就是这种制度冲突造成的。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